是不是我太乖看不见你的坏

关注微信公众号:第谷 diguonly1

码字员073:

他们这群人,发声了或者没发声,在斗争或在隐藏,我们应尽可能都不去臆想,更不要“为谁洗白”或“埋怨几位”。冲动任性的哪门哪派一声不吭,模范标兵们却任性地站出来了——这其中原因必有各种我们不可妄自推断的部分。但既然我们都不知道这个过程里发生了什么,就需要知道他们成年人做事,一定且肯定是有理由的。论友情,他们不曾表现出背叛,论集体,他们更是从不后退半步。人的行为是统一的,不可能昨天还是岳飞,今天就是秦桧。且人的行为和选择,绝对会和过去的个人特质与当下的历史影响相贯通,因此你就要明白,他们有原因,你可能无法想明白是什么原因,但要相信其中必有他们各自的理由,他们没必要或者根本无法向你解释。而你若是真对你敬佩的人有赤诚之心,你也该对他们有信心。


我当下是信任肖门的,我对他们有信心,除非他们明日就说是骗了我,那么他们之前的真勇就也是骗我的了!可我不信他们是装的,所以我现在信任他们。


当下我坚定地认为他们值得我的信任,他们定然有原因,无论其中是否有博弈的成分,是否有再环环相套的牵扯,或不得不为谁忍让的成全,我都不该过问他们独立做出的决定。我作为曾一路敬仰他们荣耀而来的人,现在更愿意给“荣耀”信任。
牵扯在事件中心的人,必然是比我们这些旁观者要衡量利弊,考虑周全的多了,他们更懂他们的体制,也更明白利害——毕竟结果不会对你我有影响,而是对他们有影响。因此他们每个人的选择,在我来看,必然是大集体共同决策的。
若仔细去想,好多小细节如同猫爪抓心,又让人微妙想笑了——这是些许敬佩的笑,你看,先让争议大的刺头儿们各自找理由匿了,再让从不犯错的孩子们出来做代表——我也不知道,但我觉得挺可爱的,就像你们班那几个老打架的被班长和学习委员一把摁住,说,“你别去,你去了事儿就大了,我们几个去,至少我们之前没什么好诟病的,老师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。” 我也不知道,我擅自瞎想的,他们当然没这么中二,可我相信这里面会有我不知道的有意义的理由。


也可能有一些更“巧合”的理由,很有可能反过来,是最有意见的先很不爽地各自找理由离开了,而后种种我不了解的原因下,剩下的人在最后一秒做了个惊天响雷似的大动作,自知这一下必然会带来什么结果,便在随后再压住一开始不爽的那几个说‘你们不必再搅进来!从大局来看,现在罚的人越少越好。’
都是我臆想的,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可是我即便对人心有阴暗的臆测,却也相信赤子之心。

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我也不知道原因,我不明白具体的利弊关系,更不清楚这一壮举对国乒往后体制和政策的影响,可我愿意在看不清的时候分析自己的选择,要么急急出来唾骂,要么收敛地观望。
我选择后者,因为我不相信带来赤诚的荣耀的人会性情大变,行为心性前后不符,突然做起缩头乌龟来了。他们又不是演员,之前难道是“浑然一身全靠演技?” ……我愿意给出信任。我即便不说多相信他们有多赤诚,我却是“不相信”他们奸佞的。

你只要坦然地去理解,他们定有理由,人做的任何一件事,都是有理由,有目的的。在这一类师友共争的大是大非前,他们的理由更不可能是草率无聊的,一定是辗转想了几个日夜,做了千万对比,和人论伐相争,才做了决定。
这个决定不向你我解释,但不能忽略它的存在。
成年人做事,尤其是做竞技博弈的群体,且在竞技博弈中站在巅峰的群体,能热爱自己的事业热爱到对伤痛和困难安之若固的群体,我愿意先相信他们——毕竟背后发生了什么谁知道呢,我哪能在这个毫不知情的阶段竟先妄自从阴暗面揣摩起初心来了?

其中必有理由,人各自的疾苦,我们都不能全部了解,只要知道他们必然有理由就好!我观望着,相信这理由也定然是赤诚且勇敢的。我若连在迷惘之中先信他们的勇气都没有,那我就得先一步认定我喜爱他们的第一眼就是瞎了眼……

所以我现在还是愿在有光的一面,相信他们也是有光的,我们妄自猜测的任何,都映射着我自己的内心,在没有旁佐参考的时候我们各自也在咒骂和观望中做选择,然而信任还是不信任是我们自己的事,我们自己也有各自的理由,所以互相也不必针锋相对。人有猜疑的权利,就也有信任的权利。

我愿意等着看时间如何剖析这一切。
最后希望官方处罚的力度小点儿,总觉得这事要收尾了,我们也该窸窣归位了,斗争是好事,然任性争斗后的第一步必然是理性地收拾摊子,这个时候是不得再冲动了的,只有好好收尾才是真。

评论
热度(425)

© 是不是我太乖看不见你的坏 | Powered by LOFTER